弯月如镰

编辑:相对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1-19 19:07:53
编辑 锁定
《弯月如镰》[1]  本书是由北京华源书阁策划,由九州出版社于2015年6月出版!故事开始于男人剪掉辫子后的第二年,缠脚又放脚的新妇为了一双鞋子上吊了,续弦的黄厚光第二次死了老婆,后来进山收茶顺便拐走了别人的老婆,却又好景不长。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二人,因为失去父母来到舅舅的家,开始了寄人篱下的生活,青梅竹马的岁月中,有温暖和感动,也有烦恼和焦灼。无论依东死去多少年,永远是依东婆嘴里的“屎腹”,大脚的大婆和小脚的小婆,能比出谁输谁赢吗?
……
靠江而居的人家享受大江带来的恩泽,也承受大江带来的灾难。贫穷、疾病、天灾、人祸……生命如此脆弱,却又如此顽强!
书    名
《弯月如镰》
作    者
林青箬
ISBN
9787510837838
页    数
260页
定    价
28.00元
出版社
九州出版社
出版时间
2015年6月
装    帧
胶装
开    本
大32开

目录

弯月如镰主要内容

编辑

弯月如镰目录

楔子 /001
第一章 婚礼/003
第二章 新妇/012
第三章 死妇/022
第四章 郎罢/030
第五章 依哥/040
第六章 依妗/050
第七章 友情/063
第八章 收茶/075
第九章 涨水/089
第十章 退水/104
第十一章 灾后/114
第十二章 生长/125
第十三章 收获/134
第十四章 炎夏/143
第十五章 月光/153
第十六章 出走/161
第十七章 姻缘/174
第十八章 分离/183
第十九章 镰刀/194
第二十章 切齿/203
第二十一章 败露/214
第二十二章 火烧厝/224
第二十三章 月圆/237

弯月如镰正文

楔 子
这个地方,女孩子被称为诸人囝,女人被称为诸人人,男孩子被称为唐铺囝,男人被称为唐铺人。
相传,这里原是无诸王的管辖地,世世代代生长繁衍着的自然都是无诸的子孙。
后来,一支中原的军队来到这蛮荒之地。于是,无诸的男子或被杀死,或被赶到深山做苦工,只留下了无诸的女子……
然而,传说只是传说而已。当时,一定还有无诸的男子活下来,一定还有中原的女子来到这里……
为什么只留下我做诸人囝?我亲亲的父兄啊,难道你们再不回来,再不做无诸的子孙?在这熟悉的山水间,变成了唐铺人的父兄啊,可知我泪水涟涟的思念和孤苦无依的怨恨?
为什么让我变成诸人囝?我中原的故乡啊,难道我再不能回去,再不能做您的女儿?在这陌生的山水间,让我变成诸人囝的父兄啊,可知我关山阻隔的思念和泪水涟涟的怨恨?
第一章
婚礼
影子越来越短,肚子越来越饿,肖依诚不由时时支起耳朵倾听可有鼓乐声传来。照规矩,新娘应在中午前接到,今天这事做得实在不像样。
一大早跟着去接亲的依薯跑回来传话:新娘家说原先议定的聘金是三块银圆,后来黄家变卦只给了两块,今天要不多给点开门钱就不让新娘上轿。
为了这,依东婆1急火攻心,当着一大群亲戚的面骂不绝口。
亲戚们不免窃窃私语。
肖依诚不能不上来劝劝丈奶2:“依奶3,莫急,莫骂,依光总会解决的。”
“他怎么解决,还不是掏钱解决?”
“依奶,算了,将事情顺顺利利办了,一点钱就算了。”
“一点钱?你以为一点钱容易赚吗?”依东婆气急败坏。
可肖依诚听着这话也觉得心里不痛快,索性不劝了。
日头当顶了,越发热得难受,再加上饿着肚子,就有点头晕目眩。好在去年秋天全都剪了辫子,头上倒是清爽了些。
“依嬷1,肚子饿了。”依芳牵着依新走过来。
依东婆往灶前2看了一眼:“等下糯米饭炊熟,你们先吃一点。”
肖依诚偷偷地朝肖莫寒使了个眼色。依寒会意,极轻地朝郎罢3点了点头。这孩子灵得很。
依芳一脸不高兴,时不时就朝人翻白眼。依新只顾吮着手指。
肖依诚看在眼里,心想:若哪天自己也续娶,依月会怎样?况且,再续一个也不知能不能像上次续的依晴那么好。若不是当年丈人病重,急着将依晴嫁出去,自己恐怕没这份福气。只可惜依晴命薄……唉,做田人就不该想太多。大热的天,却擤起鼻涕来了!伸开大手掌抹一抹满脸的汗,从水缸舀一瓢水灌下去,既解渴又解饿。
这时,吹吹打打的喜乐声传来。
“来了,来了。”都往外走。一时鞭炮声大作。
肖依诚叫了声“依寒”,依寒就跑到廊前下的空埕4上等着。他是外甥哥,要在轿前请新娘下轿。等轿子放下来,依寒伸手打开轿门,里面递出一个红包,他接了,他的任务就算完成了,自有喜娘会来搀新娘。
依寒揣了红包就往灶前去。糯米饭已炊好,倒在大竹匾里晾着,热腾腾、香喷喷。倒在竹匾边缘的糯米饭凉得快,依寒伸手捏了个大饭团,很快吃掉,然后又捏了一个,扭身跑了。没两下又跑回来要再捏一个,被拦住了:“不能再吃了,走了,走了,不要在这里。”厨师傅一边说着,一边捏了一团放嘴里嚼着。竹匾旁的依芳和依新也被赶走。依芳白了依寒一眼。依新拿着个饭团边吃边流口水。
前厅堂的六扇门连同高高的门槛一大早全被拆下来,暂放在后厅堂里冷落着。前厅堂和走廊连成一片。人客们站在厅堂外沿或是走廊,叽叽喳喳,打量着新娘,高矮胖瘦,只是不知道红盖头下面的脸生得俊不俊。
厅堂正面板壁上,面南背北的祖宗们在画框里威严沉默地俯瞰着后世子孙、亲戚和人客们。新娘郭珍坐在厅堂里面的一张椅子上,低着头,手脚不敢动,心“咚咚”跳得厉害,大红花礼服里面的内衣早就湿透,脸上的汗水在红盖头下无声滑落。
“哪有这大热天娶亲的?”娘奶1的抱怨声犹在耳边。
“哎呀,人家这是娶填房的。”媒人婆反正这样讲也行,那样讲也对。
可是娘奶还是把她嫁了。虽然三块银圆变成两块,娘奶恨得咬牙切齿,背地里不知咒了多少回。早嫁出去家里早少一张嘴。若哪天依爹又输了,拿她顶赌债,娘奶连两块钱都拿不到。今早,娘奶把她关在门里,一定要多拿一点开门钱才肯打开门,让新郎家接走,不知今晚婆婆会不会怪罪?娘奶就只顾自己拿了钱,然后将诸人囝2推出去,就不管诸人囝以后的日子怎么过!正自伤感、惴惴不安之际,喜娘伸手搀她起来,要拜堂了。拜了堂就是黄家的人。今早的那点钱是娘奶最后的机会,难怪娘奶决不肯错过。
依寒在走廊上看拜堂,看了一会儿就转身走下三级石阶,到廊前下。空埕上,码得高高的一大摞骨牌椅3被走来走去的人撞翻了,肖依诚正一个个重新码上去。等拜堂后,这些租来的骨牌椅和月桌要摆到厅堂去。
依寒上来小声问:“依爹,你饿不?”
肖依诚心中涌上一股暖意,伸手摸了摸依寒的头:“大人没关系,小孩子要吃饱。你去玩。”
依寒会意,正要走开,又被叫住:“刚才依妗4给你的红包呢?”
依寒从兜里掏出来。肖依诚接过来一捏就知道里面是两片铜圆:“等下我拿给你外嬷5。”依寒点头。肖依诚将红包收起,却另外拿了两片铜圆递给依寒。
“依爹,我不要。”
“拿着。”
“那我拿去买糖给依月吃。”肖依诚微笑点头,这孩子懂事,真没白养。
“哎呀,依诚,这是你的唐铺囝6?长这么高了!”
“十三婆来了。依寒,去给十三婆捧杯茶来。”(注:此处肖依诚随孩子的辈分称呼“十三婆”表敬重之意。下文中有雷同处不再赘述。)
“你的诸人囝呢,多大了,怎么没来?”
“比唐铺囝小三岁。这两天有点寒积,在家里。”
“真好!以后你这两个孩子合起来,你就顺心如意了。”
肖依诚笑了,真是觉得顺心如意。依寒捧茶出来,双手递给十三婆。他七岁了,有点明白大人话里的意思,合起来就好像今天依舅依妗拜堂。
身上的衣服汗湿了又干,干了又汗湿。又热又渴又饿的肖依诚到灶前再舀一瓢水灌下去,发现水缸快见底了,便担起水桶往江边去。从灶前的后门出来,小路弯弯曲曲,两边大多是龙眼树,还有一些番石榴、荔枝、橄榄、芒果和桑树。走出一两百步,就可透过树林看到烈日下波光粼粼的江面,转个弯,再走两三百步就到了江边渡头。一大丛高高瘦瘦的竹子在江风中摇曳轻舞。走下层层石阶,黑瘦疲累的双脚踏入水中,好清凉爽快啊!弯下腰,一只水桶在水面来回荡两下,压入水中,装满水,扁担在肩膀上稍挪,另一只水桶也在水面荡两下,压入水中,也装满水,再一用力,一担水起来了。转过身来,双脚不舍得跨出水面,粗硬的脚底在水下光洁的石板上轻轻摩挲。抬头,望望高高的石阶,低头,看看脚下的石阶,一鼓作气,一步不停,快步上到顶。稍停一下换个肩继续往前,却见依寒在林间小路狂跑,汗如雨下。
“依爹,”依寒手上拿着糯米饭团,饭团面上有一点黑,“你吃。”
“你自己吃。”肖依诚停住。
“我吃饱了。依爹,你吃,这里没人。”依寒回头看了看。
肖依诚放下水担,接过饭团,两三口就吞下肚,再从水桶里捧一捧水吃,然后重重地叹了口气:“肚子空空,全身都软了。”

弯月如镰出版背景

编辑
《弯月如镰》[2]  由九州出版社于2015年6月份出版的小说。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文学作品 文化